首页 > 都市小说 > 都市无赖神仙

第183章 戳黑

作者:老贼 更新时间:2022-11-24

秦意第二天早上走的时候,魏老九并没有现身。

孙浩然开着车,和赵胖子送他到了魏州火车站,孙浩然已经提前让司机小冯把票买好了。

身着一套深蓝色西装的小冯,在停车场把火车票给孙浩然后,就恭恭敬敬的走了。

火车开动,孙浩然和赵胖子和秦意挥手告别。

望着火车“轰隆隆”远去,孙浩然叹了口气,“也怪我,就不应该折腾他过来!”

昨晚睡觉前,赵胖子已经把魏老九过来的事情,在电话里和他说过了。

赵胖子沉声道:“已经这样了,说这些有啥用?”

“老九这人阴着呢!我怕秦意以后吃亏!”孙浩然说。

赵胖子哈哈一笑,“你啥时候见秦意吃过亏!老九完了!”

孙浩然一愣,问他:“啥叫完了呀?”

赵胖子想了想说:“我也不知道,想不出秦意会怎么对付他,但就是感觉这回老九会折在他手里!”

孙浩然听后,沉默许久,又觉得这俩人离得这么远,应该不会有啥事。

回到车上,他又说:“还是让他赶快回去吧!”

赵胖子点了点头,说:“本来老九也说今天就回交州的!”

魏州距离冀州并不算远,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。

绿皮火车就像招手停,见站就停车。

出了魏州不远,就有个小站停车,秦意隐身下了火车,在站前找了一个公用电话,捏着嗓子打了个电话,又快步跑回了火车上。

迎着初春的上午阳光,秦意出了冀州火车站。

他没去冀州大酒店,而是直接去了茶馆工地。

工地上热火朝天,很多人忙来忙去,没有人理他,大多数基础建设都做好了,秦意东瞅瞅西看看,觉得还不错,再有一两个月应该就完工了,还是有钱好呀,人多力量大!Χiυmъ.cοΜ

迈步走上刚刚浇灌好的水泥预制楼梯,秦意上了二楼。

露台上,盛范和李天纵正在帮着工人用摇臂往二楼拉水泥。

“剩饭,你可是老板呀!咋还干活?”秦意笑着调侃。

“哥?!你回来了?”盛范听见他的声音,眉开眼笑。

李天纵穿了一身灰色的劳动布衣裤,上面沾满了石灰,见是秦意,也咧嘴笑了起来:“秦意,你回来了!”

他的年纪比秦意大了整整十岁,所以一直都是直接叫他的名字。

两个人活也不干了,拍打掉身上的灰,开始兴高采烈的带着秦意四处看。

当天晚上,姜莱、夏伊、周荷和楚高歌他们四个也过来了,七个人去吃了火锅。

席间,秦意一直在桌下拉着姜莱的手,弄的姜莱这顿饭也没吃好。

回到酒店,姜莱找机会就磨叽秦意,不让她回去睡,姜莱红着脸就是不松口。

等到人都走了以后,秦意洗漱完,躺在宽大寂寞的床上辗转反侧,孤枕难眠,泪流满面...

三天后,秦意觉得也休息过来了,就想去劳动公园门口摆摊。

这人就是贱,忙活的时候想清闲,真闲着了,没几天又浑身难受。

盛范回到锦园小区,在衣柜里面给他取回了那个幌子,第四天,他晃晃悠悠扛着幌子就去了公园门口。

到了公园门口就是一愣,因为他的老地方竟然被人占了。

只见花坛前放了一张小桌子,上面摆着几个药瓶子。

桌子两侧各钉了根木方,木方高挑起一个布幌子,幌子最上面有几个大字:点痣破吉凶!

下面画着两个大脑袋瓜子,一个是男的,一个是女的,脸上都是小黑点。

脑袋边上还有一些文字标识,什么女克男、男克女的,还有产危、水危、火危等等。

两个脑袋边上画十二个小图。

第一个图是一个船沉没的,写着“犯水危”。

第二个图是一户人家失火,写着犯火宅。

第三个图是一个人在墙根底下,被墙倒给压着,写着犯土劫。

...

桌子后面的男人看样子约有四十一二岁,长头发瘦高个,穿了一件脏不拉几似麻非麻的中式对襟上衣,下身是一条黑色休闲裤,脚上不伦不类的还穿了一双黑色三角头皮鞋。

几个人围着他,他在给一个中年妇女说着什么,吐沫横飞。

秦意有些挠头,盛范天天在对面工地上,咋就没看见?这是严重的渎职呀!

他一眼就看明白了,这人是专给人点痣的!

金、皮、采、挂、风、麻、燕、雀。

金门是对算卦看相的统称,这点痣也算是金门的一个旁支。

点痣也分真假两种,真还是假,要看他用的药。

点痣的药其实就两种:

一种是用火硝、白矾和硫磺合成的,颜色是红色的。

因为这药好用不骗人,所以江湖上把用红色药的称为尖门。

这种药水一般都是放在瓷瓶中的,因为药性太猛烈了,玻璃瓶都会被腐蚀。

这药点在脸上,三四天就下去,对一些恶癣也十分有效。

但是这药配起来太贵,老合门都舍不得用,也有一部分人根本就不知道配方。

第二种药是白灰加烧酒还有樟脑做成的。

闻着味道不错,但是点不下去痣,点在脸上都是黑点子,所以都称他们为戳黑。

这帮戳黑用的药都是里腥啃,腥就是假的意思了,江湖人称腥门!

腥门的药不好用,纯粹靠一张嘴忽悠人。

俗话说腥中带尖赛过神仙,半腥半尖气死神仙!

最厉害的就是那些半真半假的,本身他的药就有效,再加上一张嘴能忽悠,往往能让人把兜里的钱都忽悠没了!

痣是身体和运势变化所产生在皮肤表面的特征,中医就有什么样的痣,是由身体某个病变所产生的理论。

痣是反映出来的征兆而已,它并不是原因!

所以说,点痣改命完全是江湖人的忽悠!

秦意把幌子插在了旁边花坛的土里,蹲在花坛沿上点了根烟,看着这家伙表演。

刚看了一会儿,他就明白了,这家伙是个戳黑的,不只是因为桌子上的那两瓶药都是黑色的,他和人家唠的那套嗑也有问题。

他刚想站起来赶这家伙走,手机响了。

拿起一看,是赵胖子,他知道,那天埋得雷响了。

“喂?赵哥,过几天才到日子呢,着急了?”秦意故意这么说,因为3月5日柳丹过生日,他答应要去长安的。

电话里,赵胖子声音有些低沉,“秦意,老九被抓了!”

“哦?”秦意故作惊讶调侃道:“咋整滴呀?Piao娼呀?”

电话那边的赵胖子没乐,接着说:“你走那天,在回交州的高速服务区被抓的,在他车里搜出来两公斤白货!”

秦意有些夸张的说:“卧槽?没看出来呀,他怎么还干这个呀?”

“秦意!”赵胖子喊了一声,又叹了一口气,“老九这些年大部分都是正经生意,前些年虽然也捞一些偏门,但无非就是走私一些汽车什么的,这玩意绝对不是他的!”

秦意没说话。

赵胖子见秦意不出声,更是坚定了心中的怀疑,“两公斤呀,够把他枪毙几个来回了!太多了,哪怕少一些,让他受受惩罚就得了...”

秦意呵呵一笑,“多还是少,也不是咱们说的算的!就这样吧,赵哥,我在劳动公园门口呢,老窝子被占了,我得抢回来!”

说完,秦意就撂了电话。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这是哪?

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一个单人宿舍?

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时宇:???

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“咳。”

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冰原市。

宠兽饲养基地。

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app为您提供大神老贼的都市无赖神仙

御兽师?

上一章 耻字呢主目录下一章 魏老九被捕